您当前位置:首页 > 跑步入门

白鹤亮翅之三、四

发布时间:2019-09-19 09:13:58编辑:跑步与生活网阅读次数:

《二水居士拳学札记》之六十六、

\

白鹤亮翅之三
  陈氏太极拳拳势名目,一部分采自戚南塘《纪效新书.拳经捷要篇》之三十二拳势图解,另一部分则采录自各派武技中。白鹅亮翅一势,虽屡见于各派武技图籍中,却不为戚氏所收录。太极拳中,这部分不见于戚氏拳经的拳势名目,倘若能一一辨析其出处,无疑对揭开太极拳的传承沿革史,大有裨益的。
  白鹅亮翅,在陈氏旧抄本《两仪堂本》、《文修堂本》中,见诸于“太极拳,一名头套拳,一名十三势,即十三折,亦即十三摺也”或“太极拳”或“一百单八势”名目下。文修堂本误作“白鹅谅翅”。二套、三套、四套、五套、散手、短打等名目不收此势名。
  1936年山西洪洞县荣仪堂石印出版了樊一魁编著的《忠义拳图稿本》八册十八篇。从卷一逐势绘图的《通背拳图谱》来看,它的歌词名称,和徐哲东1934年9月在南京从陈子明处借来抄录下来的两仪堂本《拳械丛集》中的《拳势总歌》文修堂本《拳械谱》中的《拳势总歌一百单八势》、唐豪1931年在陈家沟从陈省三处抄录来的三省堂本《拳械谱》中的《长拳歌》,以及1925年1月油印,陈子明集编的《陈氏世传拳械汇编》中的《长拳歌》,除了个别词句和文字稍有出入外,其余部分完全相同。为此,顾留馨先生,在其1961年11月由上海教育出版社初版的《简化太极拳》第一部分“一、太极拳的来龙去脉”第三页下的附注中,和在其人民体育出版社1964年3月初版的《太极拳研究》第一章“太极拳的起源和发展简史”之“一,太极拳的起源”节后16页注三中,反复断言:“长拳一百零八势于乾隆年间由河南镖师郭永福传入山西洪洞县贺家庄,1936年樊一魁著《忠义拳图稿本》将此拳逐势绘图,势名和歌词与《陈氏拳械谱》所载相同,惟别字太多,虽已改名为通背拳,实为陈王庭所创在陈家沟失传之长拳一百零八势。据说洪洞县高公材迄今仍有人会练。”
  顾留馨沿袭唐豪的“陈王廷造拳”说,并且对唐豪牵强穿凿的“太极拳共有两套,一曰长拳,一曰十三势。见王宗岳太极拳谱。长拳虽已失传,谱尚存”一节,信以为真,由此,他断言:《忠义拳图稿本》中的通背拳,系根据“陈王庭所创在陈家沟失传之长拳一百零八势”改名而成的。
  针对唐豪、顾留馨有关长拳一百零八势的错误论断,家师慰苍先生曾撰写《几个有关太极拳历史考证问题的科学探讨》一文,在论题五中,开门见山,批驳了这一观点:“陈沟《拳械谱》中的所谓‘一百单八式长拳’,洪洞县《忠义拳图稿本》中的所谓‘通背拳’,都不是王宗岳《太极拳论》节中所说的‘太极拳一名长拳’的长拳。”并另撰《<陈长兴太极拳歌诀、总歌>出自<洪洞通背拳图谱>》一文,云:“樊一魁在《通背拳图谱》自序中说的‘此拳乃河南郭永福所传、郭在少林曾受艺、郭于乾隆年间保镖来洪,在洪羁留多年,传艺于贺家庄贺怀璧,后贺留传南北,皆是口传心授,按照前规’、‘樊一魁童年时习拳于万安镇杨如梅及乔伯佥,系艺中名手,实为郭师永福之嫡派’等云云。这些,显然是编著者在简朴的介绍他所知道的这套通背拳的历史渊源和传授情况,并没有绘声绘色地来形容这套‘通背拳’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也没有假借什么有名拳种或新兴拳种的时髦名称,因此,‘随便捏造’和‘改名’的罪名,应该是加不到编著者樊一魁身上去的。”、“陈绩甫在《陈氏太极拳汇宗》中的《陈长兴太极拳歌诀》和《陈长兴太极拳总歌》,虽然都抄录于自族里的文修堂本、两仪堂本、三省堂本《拳械谱》或陈子明的《陈氏世传拳械汇编》,而实际上却原来都是间抄抄自迄今有传的‘洪洞通背拳’拳谱里的东西。”
  顾留馨仅只简单的从樊一魁编著的《忠义拳图稿本》出版时间,晚于陈氏太极拳流行的时间,而以此断言,至今流行于洪洞的一百单八势长拳,“虽已改名为通背拳,实为陈王庭所创在陈家沟失传之长拳一百零八势”。这其实是受了唐豪“陈王廷造拳”论调先入为主的影响。
  唐豪在《行健斋随笔》中,断言陈王廷为太极拳之祖,其证有五:“其遗诗中有闷来时造闷之句,一也。陈氏家谱十二页王廷旁注,称其为陈氏拳手刀枪创始之人。十六页有:至此以上乾隆十九年谱序,以下道光二年接修。王廷墓碑,立于康熙五十八年,距乾隆十九年甚近,此项直接史料,最为可信。二也。惟遗诗及家谱,一则仅言造拳,一则仅言陈氏拳手,何有证其即为太极拳乎?查家谱三十六页十四世长兴旁,注‘拳师’两字。同页十五世耕云旁,注‘拳手’二字,陈长兴、陈耕云父子,世皆知其为太极拳专家,一也。陈沟村人,至今只学其祖传之太极十三势及炮捶,不学外来拳法,二也。太极拳共有两套,一曰长拳,一曰十三势。见王宗岳太极拳谱。长拳虽已失传,谱尚存。谱中……完全采自戚继光拳经,故太极拳之产生,应在戚继光之后,王廷生于明末,卒于清初,尤足为予说佐证。”
  唐豪游陈沟所见的《陈氏家谱》,封面题同治十二年癸酉新正颖川宗派一函。十六页注:至此以上乾隆十九年谱序,以下道光二年接修。十二页九世祖王庭旁注:又名奏廷,明末武庠生,清初文庠生。在山东,名手,扫荡群匪千余人。陈氏拳手刀枪创始之人也。天生豪杰,有战刀可考。此家谱一直修到陈鑫。在鑫旁注:文武皆通。最后还有一段话,唐豪作了记录,曰:“末有我高曾祖父皆文兼拳最优森批字样”。最后唐豪断言:“此太极拳源流最可信之直接史料也”。

[page]

\


  从证据学角度而言,二水以为,唐豪对证据本身证明力的提取方式,存在失误。就书面证据而论,这份《陈氏家谱》,它的文稿年代,究竟是同治十二年?还是乾隆十九年?抑或是道光二年?还是由陈鑫、陈森等人抄录并不断“旁注”的文本?书面证据的书写时间,是决定这份证据证明力的关键所在。倘若,这份《陈氏家谱》,间杂着好几人的笔墨,书证本身的书写时间无法确认的,从证据学角度而论,只能以最新的笔墨着笔时间为准。因此,这份既然有陈鑫、陈森等人旁注,又一时无法确证文稿年代的家谱,我们暂且以陈鑫、陈森的生卒年限为基准,来提取证据的相关信息。对涉及陈鑫、陈森存世之前的信息,应该另取旁证,加以证明,而不能率然的以“最可信之直接史料也”来对待。第二,陈王廷遗诗,唐豪在《行健斋随笔》认为“语近赘累,当非原作,疑著此书之陈品三所加也。”既然连唐豪本人也怀疑此诗有陈鑫篡入修饰的痕迹,在无法确证,究竟是全诗还是局部,也无法确证究竟是哪部分内容,由谁篡入修饰的前提下,那么,此诗的证明力,有待其他旁证加以进一步佐证的。第三,唐豪认为有陈品三篡入痕迹的诗中,“闷来时造拳”句,在陈品三本人观念中,也并没有以此而断言,太极拳始创于陈王廷。陈鑫在其《引门入路》《太极拳图画讲义稿》自序中,反而认为:“洪武七年,始祖卜,耕读之余,而以阴阳开合运转周身者,教子孙以消化饮食之法,里根太极,故名太极拳”。可见“闷来时造拳”之“造”字,在陈鑫看来,绝对不是“编造”、“创造”太极拳的“造”。这一点,也显漏了唐豪、顾留馨等人古汉语基础的薄弱。由“闷来时造拳,忙来时耕田”之“造拳”两字,断言“创造太极拳新学派的是明末的陈王廷”、“陈王廷为太极拳之祖”,显然是犯了用现代汉语的语境去理解古人的遣词造句的错误。陈鑫眼中的“造拳”,其实在他的《陈氏太极拳图说》之金刚捣碓势中,有明确的解释。他说:“自初势至末势所图者,皆有形之拳,惟自有形,造至于无形,而心机入妙,终归于无心,而后可以言拳。” “闷来时造拳,忙来时耕田”之“造拳”,其实就是“惟自有形,造至于无形”,乃至“心机入妙,终归于无心”的行功走架。《说文解字》云:“造,就也。从辵告聲”。辵,本意是走走停停,乍行乍止。倘若适用于武技,依然保留了以辵为基本的“行功走架”这一层面上,最为原始的字义。第四,唐豪“陈沟村人,至今只学其祖传之太极十三势及炮捶,不学外来拳法”,显然是武断之论。任何一种文化的积淀与发展,包括武术,都不可能凭空创造的,都是在前人的基础上,逐渐发展起来的。陈沟先辈,之所以能传承太极拳,并将其发扬光大,这也与陈沟先辈不断的向外界学习新文化、学习新武术形式,分不开来的。兼容并蓄、扬长避短的开放式的学习态度,才能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成就辉煌。自从武禹襄兄弟发现了王宗岳的《太极拳论》后,太极拳,才得以借壳上市。而原先为杨露禅提供躯壳的陈沟拳、绵拳或者囮拳等,也开始借用太极拳之名,得以进一步的发展。这一点,也体现在陈氏旧抄本《两仪堂本》、《文修堂本》中。虽然,陈氏旧抄本《两仪堂本》、《文修堂本》里,当时还无法理解杨、武两家太极拳理论所已经达到的高度,但陈沟前辈毕竟还是开始借鉴杨、武两家所总结的太极拳理论了。就像陈沟前辈,借用形意拳九要论,而成为他们秘不外传的《三三拳谱》一样,虽然这种指导理论,未必能使他们的拳技朝着太极拳方向发展,但这毕竟也是陈沟前辈开放式学习外来文化的实例。
  至于陈鑫的陈卜造拳论,唐豪以为:“康熙五十年辛卯,十世孙庚所撰的始祖墓碑,绍述先人者,只我祖讳卜,洪武初年,来自洪洞,定居于兹,寥寥十六字。且亦出诸传说。陈鑫后于卜者十六世,自序所云,不徒墓碑所未载,族谱亦未录,自出杜撰。”
  2004年,河北石家庄的鲍玉龙先生,自印了一批周淮颖著《通臂拳谱》抄本影印复本。从此书内容来看,此谱初撰于明崇桢年间,成书于清康熙年间,为明末清初时河南人周淮颖所著。此抄本,时有不熟悉武技者抄写时所常犯的衍文或讹误。由此断言,此书抄本,不属于周淮颖本人所抄,也未得到其本人校阅。即便如此,此书对研究明清武技,依然有较高的史料价值。譬如,此书之“通臂行拳十三势歌”云:
  通臂神拳古来希,势按?进立根基,起手顺步单撒胫,抱树须分双与只,
  行者高扳望来势,月下偷桃势要低,势法左右宜坚守,迎风铁扇少人知,
  刘海蟾势系金锁,白猿献果两相宜,狮子抱球怀中掩,黄龙转身东复西,
  蹲身使下千斤照,白鹅亮翅势如飞,回首勒住駈骝马,遨游海内觅名师。
  此十三势,只是十三招数名目,与太极拳的五步八门十三势,截然不同。据编者周淮颖“行拳小引”云:“予观诸家拳经,有势有法,能进能退,便利战守矣,惟通臂神拳?进奇巧,出入精明,但无形势而不知步势冲锋之规也。今于予将递破内,择选一十三势,以示来兹,务期朝习暮演,使纵之横之,难离真相倚,奇正相生,孰为生门,孰为死门,孰为正着,孰为哄着,了然胸中,不致临敌掣肘,必致决胜见在人先,随发随应,获胜万全矣,语云:‘弓马熟娴,良有以也’”!周淮颖在编著“通臂行拳十三势”时,虽然也贯彻了奇正、纵横、虚实之意,但尚未脱离武技早期以招讲招的技术层面。此十三势中,“白鹅亮翅势如飞”句,后并有图绘及释义。其释义的文字中,“白鹅亮翅”变作了“白鹅晾翅”。可见亮翅与晾翅,在其时,也已混用不分。此且不论。
  值得我们关注的是,该图绘的拳势与陈鑫“未成着”的白鹅亮翅极为相似,只是周淮颖本左手略低,手心略向上,身形略弓。而陈鑫“未成着”的白鹅亮翅图绘,左手略高,手心向右,身形也略直。手的高低与手心的变化,其实在此拳势,是一个渐变的过程。身形略弓,倒也正契合陈鑫白鹅亮翅之打油诗:“前题五言绝,不是蛾眉月,摩来肖逼真,弓弯何不发,一发倍精神”之意。周淮颖本多生僻罕用之古体俗字,无句读。现依原文,粗作断句如下:“白鹅晾翅势:此右立势,彼进我右,我用通躧劈山?。我势左,彼进我左,我用挽手右切肩?。彼迎门进腿,我提剪撩颏?。我进:彼势左,进刘海戏蟾,右,进月下偷桃,迎进夺门躧。”
  ?,是周淮颖本《通臂拳谱》主要的武技特征之一。所谓“一?,二进,三走,四彀,五开,六靠,七要,八揽,九躧,十问”,位列“变拳十款”之首。二水按,?,见《广韵.十四清》,晴音。本意“受赐”,河南方言,有“只管、承受、承接、坐享”等含义。周淮颖系河南大梁人,概取方言“承受、承接”此类被动形词意,借以区别主动性较强烈的“进”法。“通臂拳?法序”云:“夫?者,乃拳艺中之守法也。以静待动之意耳”。由此也一窥周淮颖编著之《通臂拳谱》,已经初具内功拳以静制动、后发先至的特征。
  周淮颖本《通臂拳谱》中的白鹅亮翅,是否被樊一魁的《忠义拳图稿本》所吸纳,二水因为没有机缘直接阅读《忠义拳图稿本》,不敢作轻率断言。但是,对比陈鑫《陈氏太极拳图说》与周淮颖《通臂拳谱》两本白鹅晾翅势的图绘,两者动作上的相似性,二水相信绝非偶然。

\

[page]


《二水居士拳学札记》之六十七、

白鹤亮翅之四
  细心的拳友或许会发现,从许禹生编著的《太极拳势图解》到陈微明《太极拳术》,一直到杨澄甫《太极拳使用法》、《太极拳体用全书》,杨澄甫老师的白鹤亮翅的定势与他的退步跨虎的定势几乎相同。
  许禹生《太极拳势图解》中的白鹤亮翅图一,此图勾勒时的照片母本,就是陈微明《太极拳术》第八图所引用的杨澄甫老师中年的白鹤亮翅照片。许禹生《太极拳势图解》中退步跨虎图勾勒时的照片母本,即是陈微明《太极拳术》第四十八图之杨澄甫老师中年的退步跨虎拳照。两图、两照片之间,外在的形态极其相似,只是由于其一是进步、其一为退步,照片在拍摄时的取景距离略有差异。神行上,退步跨虎的脸部更为内敛一些。所以依然可以看出,两拳势采用的是两张不同的照片。而杨澄甫老师的《太极拳使用法》和《太极拳体用全书》,两书均采用杨澄甫老师晚年的同一套拳照。有趣的是,白鹤亮翅与退步跨虎的所采纳的照片,居然是同一帧照片。
  我们不妨从两式拳势的动作要领和使用法角度,来作进一步分析:
  许禹生《太极拳势图解》中的白鹤亮翅图一之“图解”云:“分展两臂,斜开若雁翼形,左掌斜下外搂,身随之半面向左转。右足斜出一步,足尖点地。右手经过面前,斜上展至脑右方而止,手背向外,掌心相应。两臂展开时,须速度相同,全身重点寄于右足。”这节图解文字中,“右足斜出一步,足尖点地”,疑作“左足斜出一步,足尖点地”。在接下来的“应用”中,写道:“一敌在左侧,我用左手由敌腋下穿提上展,右手下抚,则敌必仰倒矣”,此节文字,左右两字疑系误植,根据上节文字中,对白鹤亮翅的动作描述,当更正为:“一敌在右侧,我用右手由敌腋下穿提上展,左手下抚,则敌必仰倒矣”。图解与应用中,对白鹤亮翅图一的关键词是:“右掌穿提上展,左掌下抚外搂,左脚尖点地”。同书,退步跨虎与上步七星并作“上步七星及退步跨虎式”,书中也分作“七星图式”与“退步跨虎式”两式,来“图解”其要领。退步跨虎式图解云:“右足退后半步,屈膝下蹲,左足收回至右足侧,足尖点地,成丁虚步。双臂相挽内抱,右手从左臂内掏出,向右侧伸展,掌心前向,同时左手作钩,向左下方斜搂,左膝上升,五指作猴拳,指尖后指。两臂宜平”。此式在“应用”中云:“设敌以手下压,或外搂及前踢,即以左手下搂敌手与足,抽出右手,推敌胸肩”。同样,我们可以从退步跨虎的图解与应用中,提炼出关键词:“右掌前向,左钩手后指,左膝上升”。对照两式的关键词,就不难看出两式拳势的根本区别:右掌,一上展,一前向;左手,一成掌下抚外搂,一钩手后指;左脚,一点地,一点地后膝盖上升。而在两式图绘中,看不出这些不同来。由此可见,此书的文字图解与应用中的退步跨虎,与“退步跨虎式图”这幅根据杨澄甫老师中年拳势照片所勾勒的图式,截然不同的。按照此书退步跨虎的图解与应用所摹状的动作,倒与刘凤山弟子李先五编著的《太极拳》一书象类似。民国22年发行李先五《太极拳》一书之第206跨虎与第八十四图云:“右手变为仰掌,向前推出,随推掌心随转向外,大拇指向下;同时左手五指作钩,向后伸出,指尖向上”。与之不同的是,观李先五的拳照,左足只是依然作点地状,不见有左膝上升的意思。刘彩臣系吴鉴泉一脉。民国24年5月出版的由陈振民、马岳梁合编的《吴鉴泉式太极拳》一书,第二O一退步跨虎,对左脚有明确的交代:“左脚先成虚步,然后提向南方,脚指南指。同时两手分开,左右提起,左手成鹰爪,右手改为立掌。”与许著相比,一为猴拳,一系鹰爪,相差不大。而左膝的点地还是上升,即便是同传承于吴鉴泉先生,也有所不同的。
  许禹生的学生王新午,于民国31年出版的《太极拳法阐宗》一书,图绘也一袭其师许著中杨澄甫老师拳照所勾勒的图式。拳势名目也一依许著,将上步七星与退步跨虎合作一式。晚年编著的《太极拳法实践》一书,改用真人照片,退步跨虎的拳照,几与杨澄甫老师晚年定势拳架相同,即与白鹤亮翅定势架如出一辙。两书在图解拳势中,拳势名目以及文字体例基本相同,对退步跨虎的动作描述云:“右足退后半步,屈膝下蹲,随收左足,足尖点地,成跨虎步。同时双臂相挽,右手由左臂内掏出,斜向右方伸展,掌心向下,左手经过面前,向左下方斜搂,掌心向外,目视右手”。之后,又括号内补充云:“或左手作钩,向左下方斜搂左膝,五指作猴拳,指尖后指。两臂相平,目向前视。”这一节文字,括号内一个“或”字,调和了许著中图文不一的矛盾。
  就像是许著、王著中的白鹤亮翅一样,有亮翅与展翅两种练法一样,退步跨虎也一样的被演绎成左手钩手与不钩手两种练法。也正像白鹤亮翅中,举双手成“山”形的亮翅拳势,被后来所形成的吴式太极拳所保留下来一样,杨澄甫老师这一脉传承的拳势中,就只保留“右掌穿提上展,左掌下抚外搂,左脚尖点地”的展翅式拳势。同样,在退步跨虎的两种练法里,“右掌前向,左钩手后指,左膝上升”的拳势,也被吴式太极拳所保留下来,而杨澄甫老师这一脉传承的拳势中,也只保留如陈微明先生所说的“此式略如白鹤亮翅,惟身略低,两手更开”的退步跨虎式了。
  由此可见,白鹤亮翅与退步跨虎两拳势在定势架上的相近或相同,也可视作杨澄甫老师晚年拳势的DNA。

本文链接:白鹤亮翅之三、四

友情链接:

念佛 佛经大悲咒全文 心经结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