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跑步入门

白鹤亮翅之七、八

发布时间:2019-09-19 09:13:58编辑:跑步与生活网阅读次数:

《二水居士拳学札记》之七十、

白鹤亮翅之七


  承上势“搧掌”,重心寄在右足,而左足与左手的劲路相贯穿,斜向右耳后侧。此时,以右肩、右胯一侧之连线为轴线,胯微向左转,尾闾调整至正前方,微有溜臀之意,此苌乃周之“腰如鸡鸣卷尾”者也。左手顺势下落,辅于右肘内侧,与右手一起,顺着腰胯的左转和溜臀之势,自下而上的提起,此为“提劲”。左脚也顺势收回,并向右脚跟后,遂进步,左脚脚尖点地,身形成川字。右手藉左脚尖点地之势,带着左手,由左下穿起,手心朝内,五指直向上穿,如意欲将对方来袭的双手架提,并分散对手完整的身形,此为“穿分劲”。杨澄甫老师《太极拳使用法》第七节白鹤亮翅“则彼之力即而分散不整矣”,阐述的就是“穿分劲”。而左脚尖的点地,虽然只是轻轻的一点,如凌波微步,若往若还,却能将右手的外展之势与左手的前探之机相契合,实有动无常则、飘忽若神之妙。金老师边做着动作,边合着动作的节拍,念叨着要领,说:“起-----钻------钻到极限,转动小臂中的轴线,向外展开,到极限后,好,落翻。”金老师话音未落,二水的双手分别被他的两手上下错开着,整个身躯像是被悬浮在他的两手触点上,二水只感觉他左脚轻轻的一点变化,二水还没来得及听清楚他的“落翻”,原本被悬浮着的身形,瞬间朝前向跌出。之后,金老师会再次演示刚才的动作,二水只见他上穿的右手,急速向右外展开,手臂展开作挒,右手掌有採拿之意,金老师说此为“採劲”。当右手臂展开,採劲之后,右肘向上向外继续展开,右手掌心斜斜朝向上,如擎天之意,此时左手立掌,向前伸展,两肩、两胯一“透”,身躯如“冬瓜”骨碌下沉,左手作按。拳势至此,方成就白鹤亮翅的定势。
  此定势,与杨澄甫老师晚年定势架相比,左手的位置略有不同。二水理解,杨澄甫老师拳势磅礴,左手置于胯间,自能上下皆顾,所谓疏可走马者也。而初学者倘若拳势不及,两手展开幅度过大,胸腹就有门户洞开之嫌。孙禄堂先生《太极拳学》之白鹤亮翅,左手始终在“心口下边”、“起至胸口”做文章。孙老先生曾说,“手从口中吐出,谓之口吐莲花”,所谓密不透风者也。这“口”,有时候指的就是“胸口”。金老师讲解白鹤亮翅最后的“按劲”时,当他右手上扬,接住二水的左手,二水的右手还来不及应对,他的左手突如其来的出现在二水的胸口正中,虽则是轻轻的一按,二水的胸口的表层并未感觉力的作用,而五脏六腑却如翻江倒海。
  白鹤亮翅对二水来说,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右脚膝盖上端的股外侧肌、骨直肌、股内侧肌末端的酸胀热麻。记得第一次扳架子,金老师叫二水演示白鹤亮翅的定势,二水自以为气定神闲的摆足了架子,金老师用手轻轻的在我左腰肋处往右一拨,二水就跌了出去。之后,金老师要求二水将身形整体的往左侧位移。当二水的身形稍稍的往左移动一些后,二水感觉自己的右脚反而无法承受身躯的重量了,右脚膝盖上端的肌肉开始发烫发酸。就这一定势,起初二水无法坚持一分钟的。而歇脚后,二水根据刚才的要领,自己再演示一边,却又找不到刚才的感觉了。而金老师总是不厌其烦的再次帮我扳架子。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二水自己演示的白鹤亮翅定势,根本感觉不到右脚膝盖上端的股外侧肌、骨直肌、股内侧肌末端的酸胀热麻,而每次叫金老师帮我扳过架子,就会有这种酸胀热麻。那段时间,每次扳完架子,乘火车回嘉兴,二水都是拖着酸楚的右脚。当时的火车站,依然是低站台,从站台上车厢,需要上踏上几阶台阶,二水每次都得依助双手的扶栏借力,才得以跨上车厢的。这种记忆刻骨铭心的。起先,二水也常怀疑自己:设想每次扳架子时间,其实不足十分钟,二水的这双腿,怎么就如此不堪承受自己的身躯重量呢?后来,二水在帮助学员扳白鹤亮翅的定势时,一些貌似坚强的学员,一旦动作扳到位后,他们也一样的难以承受来自自己身躯的重量的。扳架之难,由此可见一斑。
  今年开始,跟金老师学习叶大密老师的五十七式辅助行功式,才知道叶老师在很多式子里,都有这方面的特别训练。只是在其他式子里,没有白鹤亮翅这一式来得典型。因为在白鹤亮翅定势中,一方面,左右两脚的虚实,十分明确,人的重心,就前后向而言,自然是全然的寄于后面,而就左右向而言,通常人的重心,往往会偏向于右侧。而拳势的要领则是,人的重心所系,不但在前后向,要求将重心寄于后面,就左右向而论,还应该将重心摆到左右向的正中。只有将身躯的重心,系于两脚的后面的正中,唯有如此,方能调动左脚尖点地之势与左右手上下起落之能。

\

《太极拳学》/1919年/孙禄堂:/zz0926/phpcms/image/lilun/wszl/200811/8695.shtml

[page]

\


《二水居士拳学札记》之七十一、

\

白鹤亮翅之八
  金老师讲解拳势时,常常顺便会给我们讲解孙禄堂老先生武学体系中的一些基本理论。譬如无极式中,金老师会顺便讲解孙家“沙地立杆”的理论,川字步会涉及孙老先生“靠墙贴壁”的概念,辅助行功式之“致中和”式,会顺便讲解孙家三体式,抽靠贴沉基本功训练时,会讲解“内开外合”,而在白鹤亮翅的定势时,他会讲解“起钻落翻”。二水理解,金老师之所以在讲解各势太极拳时,顺便的讲解孙老武学理论,其目的是,一方面便于学员了解孙老武学中三拳合一的理论框架的构建基石,另一方面也能让我们对叶家拳构架中孙氏武学的这部分渊源,有深层次的认识。
  孙老先生《形意拳学》总纲第五节“形意演习之要义”之六,谓:“横顺要知清”,“形意演习之要义”之七,谓:“起钻落翻要分明”。“横者,起也;顺者,落也。起,钻也;落者,翻也。起为钻,落为翻;起为横,落为顺。起为横之始,钻为横之终,落为顺之始,翻为顺之终。头顶而钻,头缩而翻;手起而钻,手落而翻;足起而钻,足落而翻;腰起而钻,腰落而翻。”、“起是去,落是打。起亦打,落亦打。打起落,如水之翻浪,是起落也。”、“无论如何,起、落、钻、翻、往、来,总要肘不离肋,手不离心”。孙老先生《八卦拳学》第三章“入门练习九要”之九要,谓:“起钻落翻分明”。“起钻是穿,落翻是打”、“打起落,如机轮之循环无间也。所练之法,与形意拳无异也”。由此可见,无论是形意拳学还是八卦拳学,“起钻落翻”四字,构成了孙老武学的基本要义。上述几段文字里,孙老反反复复的将一组组拳艺中的动作专用词汇,一一对应,旨在揭示起落、钻翻、往来、横顺、顶缩、穿打等等,这些貌似矛盾的词组,内中所涵盖的各种技术内容。他的《拳意述真》第四章“形意拳”第一节“述郭云深先生言”之第七则,又通过郭云深先生之口,探本溯源,进一步阐述了“起钻落翻”的理论:“拳经云:‘起如钢锉,落如钩竿’、‘末起如摘子,末落如坠子’、起如箭,落如风,追风赶月不放松’、‘起如风,落如箭,打倒还嫌慢’......此是初步明劲,有形有相之用。到暗劲之时,用法更妙。起似伏龙登天,落如霹雷击地,起无形,落无踪,起落好似卷地风。起不起,何用再起,落不落,何用再落……打起落如水之翻浪……此是二步暗劲行迹有无之用也。”
  郭云深先生引用的“拳经云”之“拳经”,究竟是哪本拳学论著,二水暂无确切资料加以确证。上文中,郭云深先生详述了“起钻落翻”,在明劲、暗劲中不同表现形态和技法要求,我们倘若从明劲、暗劲中,起落的不同形态和各不相同的技法要领来分析,“起钻落翻”,作为拳艺的技术要领而言,更适合明劲阶段的训练。因为在暗劲阶段“起无形,落无踪”,倘若就形相而论,起不起,落不落,也自然无所谓起,无所谓落了。拳技从有形有相之用着手训练,于清风明月,空观般若,究竟无形无相。这也符合拳艺进阶的内在规律的。而拳学,作为教学学层面上的拳学体系,“起钻落翻”作为该体系中的基本拳学要义,作为初学的引路门径,二水以为,从明劲概念上来理解其要义,从一举一动之中,分清起钻落翻在动作每一过程中的表现形态和要领,这一点,则显得犹为重要。这或许就是孙老反复强调“起钻落翻要分明”的意义所在。
  从《岳武穆形意拳要论》来分析,“起落”的概念,在《岳武穆形意拳要论》成文的年代,已经成为指导形意拳、心意拳的重要理论依据了。民国十八年大东书局出版的凌善清《形意五行拳图说》一书,上篇总论之“岳武穆形意拳要论”之要论九云:“上中下总气把定,身足手规矩绳束,既不望空起,亦不望空落”、“起如箭攒,落如风,手搂手兮向前攻”、“起手如闪电,闪电不及合眸;打人如迅雷,迅雷不及掩耳”,“交手法”云:“起望落,落望起,起落覆相随,身手齐到是为真,剪子股,望眉斩,加上反背,如虎搜山。起手如闪电,打下如迅雷”、“明了三节,不贪不歉,起落进退多变,三回九转是一势”。二水按:“手搂手兮向前攻”之“兮”,或系“分”之误植。以郭云深先生明劲、暗劲、化劲三种练法而论,武穆九要和“交手法”中的“起落”,也属于“初步明劲”,“有形有相之用”。
  民国九年出版的由刘殿琛编著的《形意拳术抉微》一书上卷第六章“起落攒翻横竖辨”,也就此发表了他的观点,他说:“按五拳十二形之起落攒翻横竖数字,学者最易模糊,即教者亦未易明白指示。盖一手倏忽之间,而六字皆备焉。谱云:‘起横不见横,落顺不见顺’。又云:‘起无形,落无踪’。言神乎技者之巧妙无踪。受之者与观之者俱不能知其所以然也”。接着刘殿琛先生从适合初学者入门的角度,详尽的解释了“起落攒翻”。特此摘抄,可资参学。
  他说:“然使学者,于初学时即不辨孰为起落,孰为攒翻,孰为横竖,则用力从何处着手,心又从何处领会。此等处,教人者亟须辨之”、“窃谓:手之一动为起,由动而直上出为攒,攒之后,腕稍扭为横,由扭而使手之虎口朝上时为翻,既至虎口完全朝上则为竖矣。至竖而近于落矣,然又未必能遽落也,或离敌稍远,再以手前去而逼之,此前出之时即为顺。谱中攒翻横竖起落之外,又有‘落顺不见顺’之顺字,即此也。及乎学者既精诚有神乎其神、不可捉模之处,惟初学时则不可不逐条分别详细言之耳。如谱云:‘束身而起,藏身而落’,此即一身之伸缩变化而言也。‘起如风,落如箭,打倒还嫌慢’,又即一身与手足击人而并言之也。又云:‘不攒不翻一寸为先’,盖敌已临身,时机迫促,无暇攒翻且不及换步,则将何以攻之乎?曰:‘在手直出’。然但手直出,周身之力又恐不整,故以寸步为先。寸步者,即后足一蹬,前足直去,警起四梢,如此则浑身抖擞之力,全注于不攒不翻之手,敌人始能仰卧数武之外,以上皆顺字之效也。”

本文链接:白鹤亮翅之七、八

友情链接:

念佛 佛经大悲咒全文 心经结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