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跑步入门

登烟台岿岱山 寻东炮台的历史硝烟

发布时间:2019-09-01 10:02:37编辑:跑步与生活网阅读次数:
摘要: 烟台东炮台海滨风景区位于烟台市中心风光最为秀丽的海滨北路,因有一座保存完好的古炮台而得名。景区占地约10万平方米,是一处集滨海观光、古迹遗址、生态旅游及国防教育为一体的综合性滨海旅游景区,省级文物保护单 ...

\

\

\

  烟台市中部的山叫做黑夼山,黑夼山山脉向偏东北方向蜿蜒入海,入海处自然形成了一座三面环海的小山,当地人称为岿岱山。从空中看,这岿岱山与芝罘岛、崆峒岛呈三足鼎立之势,是为烟台关隘,天然门户,清末为加强烟台海防,在这里建立起了炮台。岿岱山于是就成了有名的东炮台山。  因为位置特殊,这里拥有广阔的海域,山的左右两边携着两个海湾。到了夏天,靓帆点点,人们惬意的围坐沙滩,看浪花飞溅,前方海空飘渺,脚下礁石奇异,海水清澈,风光旖旎。昔日的军事禁地如今已经成为市民登高怀古极目望远的所在,背依锈迹斑斑的克虏伯大炮,眼望高楼林立的烟台湾,危机与平和,历史与现代,跨越时空的历史对话,在这里交集。  东炮台下月牙湾的著名雕塑前人头攒动,“月下老人”慈眉善目,成全着一对对新人,看那脸上荡漾的笑颜,是发自内心的。走过海螺门,沿栈道有鱼跃礁、滨海小亭、吊桥、塔楼等景观;栈桥尽头是展示海洋知识的海豹湾。这一段“可与地中海沿岸相媲美的海域”成为烟台的著名景点。  东炮台入口,有一匾额,上书“雄风海表”,是清时杰出外交家马建忠所题。马氏为中国近现代史上的传奇人物,曾代表清廷出使朝鲜,他还去过法国,马氏还有极深的语言学造诣。他写出了中国现代语法的奠基之作《马氏文通》。烟台某报就匾额的四个字是读“雄风海表”还是“表海风雄”进行讨论,实在是班门弄斧。  古炮、护墙、营房,门户、战争、海防,一百多年的沧桑凝固成一幅幅历史画卷。这里没有上演血与火的故事,因为威风凛凛的东炮台没有机会参与战争,历史记载:烟台东炮台始建于1891年。建成于1894年8月,此时,中日甲午海战已经结束一个月。  关于建设炮台,有一段历史不该忘记。 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后,烟台被迫开埠通商,向世界开放。西方列强打着通商和文明的旗号,大肆掠夺资源,在华扩张。清末军政大臣李鸿章上奏光绪: “中国沿海商岸,南自琼州,北至营口,俱已建置台垒。烟台水深口宽,尚无建置,实不足以壮声威。查烟台十里外,唯岿岱山与崆峒、芝罘两岛鼎峙海门,天然关隘。尤为轮船必经之路,建议岿岱山建筑炮台一座,以便策应。这样,各海口防守严密。使敌船北来,无可停泊之地。渤海千余里,固若长城。”云云。  1894年5月,李鸿章与帮办大臣定安第二次校阅北洋海军,重头戏便是“抵烟台,看炮台”。李鸿章视察岿岱山炮台时,炮台的大炮尚未安装。直到8月21日,驻军总兵孙金彪致函盛宣怀称,“炮位零件安配妥帖,战守之具亦厘然具备”。而此时,甲午战争爆发已将近一个月。在整个甲午战争期间,烟台有惊无险,岿岱山炮台没有发挥作用。民国后,岿岱山炮台于1912年7月划归海军部,仍由海军练营管理,后废弃。作为军事设施的岿岱山炮台,从此走入了历史。岿岱山炮台,也随着时事的变迁历经风雨,成为历史的见证。  有惊无险,这就是烟台东炮台的百年写照,但是作为一个历史遗迹,它见证了战火硝烟,承载着那一段沉痛的历史。如今,注目那黑洞洞的炮口,再遥望碧蓝的海天,细数海岸挺拔的高楼,目送远行的巨轮,对于和平的祈望,我想应该是人们共同的心愿。  游历岿岱山上的东炮台  初冬季节,天高气爽,我带儿子游历了岿岱山上的东炮台。  顺“月亮老人”前的海边踏上宽厚敦实的木桥,从“后门”进入东炮台景区后面的“海景园”。跨过“仙人渡”,沿着厚重的扶梯拾阶而上,就是东炮台的“睽帆阁”了。扶梯陡而险,半途稍憩回头而望,好奇的儿子被优美的扶梯和如镜的海面迷住了,问我这是什么桥,这么优美的景色却没有一个名字,想起李白的“身登青云梯”,我随口告诉他是“瞰潮梯”。从状如海螺的“睽帆阁”内走出,就走上了东炮台的平台。  登高望远,蔚蓝色的大海与遥远的天际相接。近处的海水清澈透明,水下奇形怪状的礁石和白色的海沙历历清晰。远处海天之际,始皇曾三次临幸的芝罘岛和充满传奇的崆峒岛如两尊守海的门神,注视着眼前的点点帆船伴着海鸥。尼采说:“双目凝视白茫茫的海面,在海滨巉岩的上空,艳阳高照,阳光下的动物怡然自得。这样的眼福,是从来没有过的简单的极乐。”我享受着着简单的幸福,儿子已经好奇地奔向那些大炮,他也许不会想到,过去守卫在这里的士兵,每天却要提心吊胆地望向如此美丽大海的远方。  徜徉在三门据说是德国造的克虏伯大铁炮和过去的演兵场、营房与现在刚刚栽上的树林、绿草之间,一游人说:“实在想不到,破败不堪的东炮台,这么一收拾,却成了海边的一道风景,前人战争的遗迹成了后人观赏游览的景观。”  “表海风雄”。人类文明的进步史不就是一部战争史吗?如今我们游览观赏的地方,有多少是历史战争的产物。从古长城到古罗马角斗士陈尸的大剧场,从人民英雄纪念碑到俄罗斯、德国的无名士兵墓,既使美国“9·11”事件旧迹,不也成了一个景点吗?我们居住的城市,也是为防备倭寇而在六百年前驻扎兵营而得奇山所而成。在城市大规模的改建中,惟独“所城里”保留下来,不正是保留了战争的痕迹?只是不知道伊拉克人会不会把据说美国一颗炸弹就在巴格达炸出的几百米深的大坑,也作为一个历史纪念做成景观,供他们的后人瞻仰。  炮台的喇叭里传来要演示放炮和清兵接待清朝大臣李鸿章来烟巡视的活动。我不想再看下去。历来各种景观,都要拼命向历史靠拢,依靠悬挂文化和历史的羊头招徕顾客,但儿子一定要看,只好陪他看下去。看到现代人扮成清朝士兵和遗老的样子,好笑之余心情沉重。东炮台是清朝北洋大臣李鸿章奏请建立的,但他一个历史早有定论的末世悲臣,如今竟然让人在电视上演绎成历史感、责任感深重的忠臣,让人感受历史戏说的无奈。在国难当头的历史时刻,总免不了有人要承担历史的责任,历史的选择不可避免,但同样在那个时代,左宗棠、林则徐就可以“苟利国家生死以”,而李鸿章怎么就卑膝屈弓了呢?  东炮台的正门后面,是两个展厅。一个是冰心与烟台,一个是清兵在烟台的海防历史。在冰心的日记中,我恍然看到了烟台的过去,看到了一个城市灿烂的历史。刚刚还为东炮台强拉历史做虎皮而忿忿的心情一下沉静下来了。我们是有历史的,而且有着辉煌的历史。只是这历史,并不被很多人知道,不被我们的市民知晓,我们城市没有独具特色的文化,是因为我们文化体系的建设脱离了历史呀。  走出正门,回头仰望雄壮的海关。儿子读冰心展厅里冰心日记时稚嫩的声音又在耳边想起:“父亲说,青岛的海关是德国的,大连的海关是法国的,……只有烟台的海关是我们自己的。”儿子并不知道,即使这唯一的我们自己的海关,也是我们被迫的建设。列强的枪炮震醒了国人,打开了我们国门的同时,也打开了中国创造新的历史文明的纪元。虽然战争推动了历史发展,但正如李慎之先生所说:“全人类的历史都证明了人类的进步大多是在和平的改良中取得的,暴烈的战争或革命是很少能带来真正的进步的。”儿子问我东炮台上高高的铁架子是干什么用的,我指着栽下的葡萄苗说那是葡萄架。架子已经搭好,树苗已经栽下,能否长成一片绿荫,结出串串甜美的葡萄,还需要时间来证明。

本文链接:登烟台岿岱山 寻东炮台的历史硝烟

友情链接:

念佛 佛经大悲咒全文 心经结缘